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四堂其聚

作者:蒼藍|發布時間:2019-06-17 17:36|字數:2068

  “程老四,你給我滾出來。”這時候一道粗狂的聲音在工廠門口響起,說話的人濃眉大眼,像極了水滸傳里的李逵。

  此人雖然表面粗狂,但是內心可是有不少小伎倆,而他竟然是掌管陳彪手下黃色產業的白虎陳一。

  在他左邊的是朱雀許風,外人也叫他許瘋,因為它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打起架來從來不管是自己人還是別人,他掌管的是陳彪手中毒品買賣。

  至于陳一右邊的那人,便是玄武宋鬼,看模樣頗為猥瑣,為人善賭,他也是掌管陳彪陳彪手中賭場買賣的家伙。

  此時陳彪手下的所有勢力都是匯聚于此,但是卻并不是把酒言歡,而是三人為了消去心頭大患。

  在陳一的怒吼下,程敖,楊明,五爺三人緩緩走了出來,這讓眾人眉頭一皺。

  許風上前發話道:“程老四,你在搞什么名堂,其他人呢。”

  程敖聞言,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什么人,你們難道不是來找我敘舊的嗎?”

  程敖說的很是輕松,甚至還在那笑,這讓那三人心中一顫,程敖的厲害他們都是知道的,否則不是在陳彪入獄后第一時間就商量著如何對付他。

  可惜他們沒有一個人敢率先動手,最后商量來商量去決定三人一起對付程敖,量他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是我們三個人的對手。

  “少廢話,今天我們就是來收拾你的。”宋鬼上前發話了。

  “哦,你們為什么要來收拾我,我們不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嗎?”程敖語氣平淡的說道。

  “誰跟你是兄弟,你還不知道吧,老大在入獄之前早就想干掉你了,要不是你還有點用,你覺得你會活到現在嗎?”陳一接過話去。

  程敖感到有些失望喃喃道:“果然是狡兔死走狗烹,陳彪一只沒拿我做兄弟啊。”

  “你這不是廢話嗎?你的存在對彪哥的威脅太大了,所以,不好意思,我們要代替彪哥清理門戶了。”宋鬼提著手中的大砍刀,上前陰冷的說道。

  “少拿彪哥說事,你們無非是怕我威脅到你們吧。”程敖語氣不善的說道。

  “算你識相,你的小弟呢,都叫出來吧,今天我們就來個決一死戰。”宋鬼乓乓的敲了手中的兩把大刀,對著程敖兇狠的說道。

  程敖這話時候已經對這幾人放棄了,看來是留不得他們了:“我說了,我就只有一個人,既然知道不是你們的對手,我又何必在搭上我家的兄弟呢?”

  陳一幾人聞言,并沒有因為程敖這幾句話而高興,程敖他們是知道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絕對不是他的作風。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兄弟幾個不客氣了。”許風見程敖說沒人,頓時大喜,就要提刀上前砍了程敖。

  “傻屌。”許風這么做后,宋鬼和陳一皆是同時開口道,這個人可真的是瘋子,做事不過腦子的。

  就在許風要上前手中的刀已經要砍下程敖的頭時,程敖嘴角上揚,從腰間掏出一把漆黑如墨的手槍對準許風的腦袋。

  被一把槍這么頂著,就算許風在沒有腦子,也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在他開槍之前殺了程敖。

  許風嚇得冷汗津津,身體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這就是你最后的手段,真不要臉,有誰大家用槍的。”

  雖然許風被嚇退,但是口中卻是不服的說道。

  “現在知道和我說要臉了,你們聯合起來的時候怎么不說要臉啊。”程敖面目猙獰的說道。

  最后還是宋鬼鼓起勇氣,上前一步,“你這把手槍里有幾顆子彈,我們有多少人,就算你殺了幾人,到時候還是的被我們剁成碎片。”

  宋鬼這么一說,程敖的槍立馬就對準了他,“我剛保證,動手之前這子彈一定有你一顆。”

  被程敖這么對著,宋鬼嗷的一聲,嚇得立馬躲到一位小弟身后,在他身后躲躲閃閃的。

  “我記得我放在外面的是一把ak啊。”楊明看那一邊躲閃的宋鬼,對著程敖無奈的說道。

  “那玩意我不太會用,而且太危險,我還是比較喜歡手中這東西。”程敖把玩著手槍,對著楊明玩味的說道。

  “隨便你,總之今天的事你搞定就好了,我看戲。”楊明說完這些后,竟然不管戰局如何,轉身走到一處空地,盤地而坐。

  許風見那人如此無視自己,立馬就不干了,“你他媽是誰啊,在我們面前還敢這么囂張,信不信大爺我一刀砍死你。”

  程敖聞言,卻是笑了,“許風,你要是敢砍死他,不用我出手,就有人來收拾你了。”

  幾人聞言,紛紛皺眉,他們可沒有聽說過這么一號人物啊:“小子,你是誰,敢不敢自報家門。”

  “他是宋迅的女婿,你去動一下試試。”程敖這時已經替楊明答道。

  此話一出,在場幾人紛紛嚇了一跳,宋迅是誰他們自然很清楚,他的女婿也不是他們敢動的,要說陳彪在的話還行,現在陳彪不在了,動他的人,無疑是在找死。

  “這就是找的援軍?”陳一皺著眉頭說道。

  宋鬼躲在那小弟身后,滿臉怒容,“就算是宋迅在這里今天也救不了你,更不要說只是他的女婿了。”

  “誒,我想你們誤會了,我只是來看戲了,你們繼續。”楊明坐在地上,突兀的說了一句。

  這話一出口,陳一,宋鬼,許風三人心里頓時樂開了花,“哈哈哈,程敖啊,你帶來的人都不幫你了,你說說,你今天是不是死定了。”

  許風聞言,大笑起來。

  但是就在這時,程敖卻是看了看手表,“許老二,你太煩人了,就從你開始吧。”

  許風被程敖這突兀的一句話給嚇懵了,“你什么意思。”平時一向以瘋子注明的許風這時候竟也嚇得躲到一名小弟身后。

  “你別急啊,我又沒有說要用槍殺你,只要你敢說三聲誰能殺我,我就放下槍隨你處置如何?”程敖滿臉笑意,竟然將槍放了下來。

  許風也是個急性子,哪能讓別人看扁自己,見程敖放下了槍,當即出來,大吼三聲:“誰能殺我,誰能殺我,誰能殺我。”

  “噗”

上一章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