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鬼嬰索命

作者:涼城河|發布時間:2019-06-17 23:56|字數:2004

  “你想要干什么?”

  我飛也似的從房間里面沖了出來,正在這時,我發現周圍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身后一條鮮紅的紅籌,正如一條靈巧的蛇,一般的追著我!我用盡全身力氣,努力的向前奔跑,卻終究還是躲不過它那致命一擊。

  那紅繩,一下子就躺在了我的脖子上,并且如同一條蛇,一般的越縮越緊,我瞬間就感覺到空氣稀薄,整個脖子都仿佛要被瞬間擰斷了。

  我眼前瞬間就看到了那個小女孩!她詭異的沖著我笑著,一只小手緊緊的拽著紅繩的另外一端。

  我努力的有四肢不斷的掙扎著,希望能有奇跡發生,突然我也發現周圍的一切都在變化。

  所有的景物,都在頃刻之間化為了烏有,一下子我居然穿越到了墳墓的面前四周空曠一片,什么一浪去都沒有只有一個一個的墳墓。

  我瞬間被嚇的六神無主人們在懷里不斷的摸索著,奶奶曾經給過我的那些靈符,希望能夠姐我這兒眼眉之急。

  如同鬼魅一般的小女孩兒,一下子飄到了我的面前,鐵青著一張臉,用它稚嫩的小手指了指那陰森恐怖的墓碑。

  “哥哥你就陪我住在這里吧,我現在跟你兩個選擇!要么你幫我,要不然,你就陪我永遠的場面在這里!”

  真的小姑娘那空靈的聲音我的心,在胸膛里滴溜溜亂轉,腦子里快速的回響著下一步該怎么辦。

  就在這時我運城陽插的摸到了懷中的一塊靈符,我不由分說的就扣在了那女子的身上。

  小女孩兒瞬間發出了七里的才將,痛苦的哀嚎,他的整張臉在我的面前開始變得格外扭曲。

  最終那張嬌小可人的臉在我的面前變成了面目猙獰最后被弄得就如同被肢解了一般。

  我看著她痛苦的愛好,一時之間心里也格外的不忍心他那雙眼睛里,流出來的血居然是黑色的,白色的眼珠,從眼眶里一下子脫落了下來只留下一個黑洞

  只有被冤死的人,鬼魂才能會留下這樣的眼淚,我看著這樣的一幕,心里瞬間如同刀絞一般難受。

  因為小女孩遭受到了我靈符的撞擊,瞬間她的身子都已經不受控制了已經被我的靈符完全的控制住了但是怨氣并沒有因此而結束。

  我的靈符越來越薄弱,我心里知道我控制不了她多久,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個由頭順勢而下。

  于是我勉為其難的答應了他,幫助她,調查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小女孩終于不再哭泣,那雙黑洞里面也不再涌出鮮紅的血液,他的唇角微微上揚,努力的擠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但是,呈現在她的臉上時,反而讓我覺得更加的驚悚。

  我艱難的偏過頭去,裝作一切都沒有看到過似的,在電光火石之間,我突然發現我又回到了原點,小女孩在這一刻,卻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

  我整個人嚇得夠嗆,連忙滾回了自己的房間,趕緊蒙上被子,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直到第二天天明,艷陽高照,太陽都曬屁股了,我才被王強,硬生生的從床上拽起來。

  他眉頭深鎖,眼睛里充滿著無限的無奈,干扁的嘴唇深深的咬在一起,似乎有什么話正在悄無聲息的醞釀著。

  “你幫我處理一下,我現在給學校打電話,問我孩子的死因,他們都只字不提,蠻橫的不得了,而且還把通訊錄都拉黑了,接下來要怎么辦!”

  王強一下子就六神無主了,整個人呆若木雞的,還是口無遮攔的說這一番話。

  我目光清片,看了一眼在旁邊格外頹廢的女人,不要在心里咯噔一下,自從小女孩的離開,

  女人的狀態就格外的不好,整個人頹廢異常,眼睛里面都仿佛沒有了任何的焦距,秀發凌亂,時不時的還會嗤笑。

  當我再一次和王強目光交匯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這家伙的心中所想,于是我便二話不說的,徑直的來到了醫院,想要幫他們討來一個說法。

  當我來到學校門口,所有的人都把我攔在了門外,是一個虎背熊腰的男人,雙手環胸,一臉兇神惡煞的看著我。

  他拎著我的脖子,就像抓著一個小雞崽子一般,將我硬生生的推了出去。

  “你也不自己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這里可是醫院,我們可不伺候你這樣的一號人!”

  我猛足了力氣,想要掙扎,奈何,身體的條件相差懸殊,最終,我被男人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你們給我開門,我要去看看,我要把這件事情問清楚!”

  我又不管不顧的沖了上去,用手不斷的拍打著門環,一個勁兒的叫罵著,不大一會兒,班主任悠閑自得的走了出來。

  她目光犀利如刀,根本就不像是,剛剛出了人命的樣子,仿佛小娟子的事,跟她一點關系都沒有一般,眼神冷漠得讓人有些寒心。

  “你就是他的班主任,你們這里,之前對娟子都做了些什么?她才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如果不是你們太過于苛刻的要求,又怎么可能墜樓身亡?”

  女老師的神情格外的冷漠,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一般。

  “大家都知道那孩子是自己跳樓身亡的!這些和我有什么多大的關系,如果你有什么疑慮的話,自己可以去詢問,我已經做好了作為一個老師應該做的事情!”

  “砰……”

  女人惡狠狠的丟下了這番話后,便關上了沉重的大門,將我一下子就拒之門外。

  就在我手足無措之時,我看到了一個小女孩,由遠而近的走了過來,小女孩穿著校服,干凈而又樸素,我緩緩的蹲下身子,努力的憋出了一個牽強的微笑。

  “小姑娘你過來,叔叔有件事情想要問問你?”

  小女孩十分活躍的,就如同一只小兔子一般的,十分靈活的跳到我的近前,用水汪汪的大眼睛,警惕,又很單純的凝望著我。

  “叔叔,你有什么事情嗎?”

上一章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