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正文 第兩百四十章___月下亡魂

作者:小喇叭|發布時間:2019-06-17 22:05|字數:1989

  我們在學校陪著王銳吃了晚飯,老師把他在學校的學習和生活情況,向我們做了詳細的匯報。

  王銳聰明、刻苦,老師很喜歡他,對他要求也相對嚴格。

  他的生活老師是一個四十多歲的阿姨,對王銳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王銳也非常喜歡他。

  見王銳在學校各方面都表現不錯,王爺爺放心多了。

  臨走的時候,爺孫倆不免有些依依不舍。

  "爺爺,您不用難過,我來學校是學習的,等我長大了,再也不和您分開了!"王銳的話,讓我悄悄的濕了眼睛,多么懂事的孩子。

  王爺爺摸著他的頭,微笑著說道:"說的好,孩子!你是我們王家的希望,更是爺爺的好孫子!"

  我們的車子出了校門,我回頭看了一眼,王銳還站在那里,揮著手。

  這次去看王銳,王爺爺一連高興了很多天。

  讓老人家快樂其實是一件多么簡單的事情,要是白道人和趙杰永遠不再搞鬼,該有多好!

  一天下午,我陪著王爺爺聊天,他向我說了一個頗為離奇的故事。

  這個故事是王爺爺親身經歷的,那個時候,他大概三十幾歲。

  有一次,王爺爺游歷到了一個偏遠的山區。

  他在黃昏的時候,來到了一座村莊。

  走了一天的路,他又累又餓,看見村莊,非常高興。

  這個村莊還挺大的,起碼有幾十戶人家。

  村子的最前面,有一戶人家正在做飯,炊煙裊裊,透著一絲寧靜和溫馨。

  小小的籬笆院子,圍著三間土坯房。

  院子里,有一個三、四歲的孩子,正在玩耍。

  王爺爺站在籬笆門邊,等了一會兒。

  他到處游歷,卻從不隨便進到別人家里。

  如果不得到主人的允許,他是不會隨便打擾人家的。

  直到見到一個年輕的女人走出來,他才連忙喊了一聲。

  年輕的女人看見王爺爺,走了過來。

  王爺爺告訴她,自己是路過的,希望在她們村子借宿一晚。

  年輕的女人打量著他,向屋子里喊了一聲。

  聽她的語氣,喊的應該是她的丈夫。

  一個男人應聲走了出來,大概只有二十幾歲,和那個女人差不多大的年紀。

  得知王爺爺想要借宿,很熱情的拉開了院門。

  這對夫妻很樸實,家里只有三口人。

  夫妻倆帶著一個三歲的兒子。

  當晚,王爺爺住在了這戶人家的西屋里,東屋住的是他們一家三口。

  王爺爺是趕路的人,很疲倦,躺在床上沒有多久,就睡著了。

  睡到半夜,他準備起來上廁所,卻從窗戶看見這家的男人正在院子里和人說話。

  王爺爺站在窗戶邊上,悄悄的聽了聽。

  只聽男人嘆了口氣,說道:"你們也不要太害怕了,大家輪流守夜吧!我今晚家里有客人,不能去了,明晚我再去吧!"

  另一個人說道:"怎么能不害怕?死就死了吧,還每天晚上回來,攪得四鄰不安。這樣每天守著,也不是辦法呀!"

  男人接口道:"附近有本事的人都請過了,不管用,又能怎么辦呢?"

  "照我說,這里面恐怕有什么冤情,否則也不會這么折騰朱家嫂子。"

  "噓,不要胡說!"男人左右看了一下,壓低了聲音,"我們都是這樣懷疑,可也沒有證據不是?朱家大嫂一向兇悍,讓她知道了,不會愿意的。"

  另一個人說道:"怕什么?這本來就是實際情況,要不是朱大哥死的冤枉,他干嘛要天天回來嚇人?害的我們每天晚上守在那里,都半個月沒睡好覺了。"

  "都是一個村子里的,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

  另一個人笑著說道:"你說的有道理!那我走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說完,那個人走出了籬笆院子。

  男人轉身往屋里走,正好遇上王爺爺。

  王爺爺從他們的對話里,猜了個大概。

  知道這個村子里,一定是出了怪異。

  他本來到處游歷,就是為了增長見識、鏟除邪魔外道。

  現在遇到了,正好一舉兩得。

  既幫助了村子里的人,也鍛煉了自己。

  男人客氣的和王爺爺招呼了一聲,就準備進屋。

  王爺爺本想和他聊一聊,見他進去了,也不好再叫他。

  走出廁所,王爺爺站在院子里想了一會兒,他決定去村子里看看。

  那晚的月亮很好,應該是農歷的十五、六吧!

  雖然是半夜,卻亮如白晝。

  王爺爺踏著月色,向村子里走去。

  在村子的東頭,一戶人家燈火通明。

  但是很安靜,沒有看到一個人。

  王爺爺向著那戶人家走去。

  那也是一個籬笆院子,院門敞開著,大門也開著。

  走近了才發現,屋子里坐了兩個男人,正在燈下打撲克。

  王爺爺站在院門外,不知道這家是否就是那朱大嫂家。

  剛站了一會兒,"屋里打撲克的兩個人,忽然"哇哇"大叫著跑了出來。

  王爺爺連忙藏了起來,自己是借宿的,這個時候不太方便出面。

  那兩個人跑出了籬笆院子,很快就沒有了影子。

  屋子里靜悄悄的,沒有什么異常。

  過了一會兒,只見院子里突然多了一道影子。

  這道影子矮矮胖胖的,呆呆的站在院子里,一動也不動。

  王爺爺一眼就看了出來,這不是人的影子。

  他是一個中年男人的影子,是一個鬼影。

  這個鬼影站了好一會,突然向屋里走去。

  他沒有走大門,而是走到了窗戶底下。

  轉眼之間,鬼影消失了。

  王爺爺知道,鬼影是進屋了。

  這個時候,他顧不上太多了,連忙跑到了窗戶邊。

  這家屋里一定有人,王爺爺生怕鬼影傷害了屋里的人。

  只聽到屋里一個女人驚恐的叫了起來,王爺爺剛想進去,聽到院子外邊傳來了很多腳步聲。

  一群人慌慌張張的跑來了,手里都拿著木棍、鐵鍬之類的東西。

  那兩個打撲克的人,也在人群里。

  王爺爺還看到了借宿那家的男主人。

  這個時候,讓他們看到自己,難免不產生誤會。

上一章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