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陳舊的照片

作者:花淺|發布時間:2019-06-18 09:07|字數:2029

  她的目光犀利,眼前浮了一層霜。

  俞景萍才想起這茬兒,她你面色尷尬,“意舒,這個房子就當是我養育你這么多年的報酬。”

  “你沒有資格動老宅,這是我的財產。”俞意舒見她如此的猖狂,便出言打擊她的威風。

  俞景萍也不經腦子思考什么話都敢往外面說。

  她這個姑姑從小到大都待她不好,蘇家人想方設法的從她的身上獲得好處,快將曾經的俞家掏空的一干二凈。

  俞景萍扮可憐,緊緊的抓住她的胳膊,“我惹上一個大人物,他勒索了我兩千萬。”

  “我替你報警,你真的傻到打算白白把這么多錢撒出去?”俞意舒真想把她的腦子撬開,看到里面填充多少漿糊。

  她的胳膊被俞景萍抓住了紅痕,她使力后竟然還沒把她甩開。

  “松手。”俞意舒擰著眉,厲聲道。

  “千萬不能報警,要是讓李總知道……”等俞景萍說出口是已經為時已晚。

  俞意舒將他說的話聽的清楚,這件事情竟然跟李總有關。

  “李萬年,這事跟他有什么關系?”俞意舒抓住了重點,她逼問道。

  “你聽錯了。”俞景萍狡辯,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被俞意舒發現。

  “既然你不說個明白,我沒有義務幫你。”俞意舒眼里含著冷芒,她轉身就走。

  ……

  秦沐腦中劇烈疼痛,她邊撫摸著額頭坐直了身體。

  “我怎么會在這里?”

  自己的衣裳凌亂,并且全身一陣酸痛,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記憶中有個迷惑的人影,她竟然看見俞意舒,以及一個酒吧的陌生男子。

  秦沐慌忙的把衣服穿好,上面的嘔吐味明顯,熏的她屏住了呼吸。

  “俞意舒肯定知道這件事情。”秦沐慌亂之際,她的行動遲緩。

  她很有可能清白不保,而且俞意舒若是得知這件事情,難免不保證會透露給紀言琛。

  秦沐檢查了一下包里的證件以及現金,完好無損的躺在里面一張也沒有少。

  她拎著包快速的離開包廂,并且用包擋著點臉……

  “紀總,人已經查出來了。”簡銘為加快進度,連夜調查出這件事情。

  紀言琛微揚著下巴,示意他接著往下說。

  “只是一名酒吧的調酒師,身后沒有背景。”簡銘把調酒師的個人資料遞給紀言琛。

  資料上顯示著他生平的事跡,十分的清晰明了。

  紀言琛輕蔑的看了眼資料,就這種小嘍啰也敢在他面前丟人現眼,他面色一冷,“找一幫人教訓他一頓,給我廢了他。”

  “遵命。”簡銘領命。

  “公事最近你暫時管理一下,我明天回去。”紀言琛很信任這個左右手,簡銘在他的手底下待了很久。

  簡銘鄭重的點頭,他知道紀總對他的信任,所以任何事情都是親力而為。

  紀言琛回到病房的時候,發現俞意舒竟然不見了,他便去醫院里面尋找她。

  他前腳跟剛出病房,后腳俞意舒就走了進來。

  俞意舒正巧與他錯過,她走進病房里,仍然沒有紀言琛回來的跡象。

  紀言琛一路上問了醫生和護士,都說沒看到他們描述的人。

  她想給他打個電話,電話剛撥通時,手機鈴聲在病房內響起,在床頭柜里找到了他放到手機和電腦。

  “會不會他還在醫院里?”俞意舒若有所思,難不成她離開的時候剛好錯過了他。

  “早知道了就不離開了。”俞意舒正準備站起身時,病房的門被推開。

  “意舒,你之前去哪了?”紀言琛焦急的問,他邁著大步走到她的面前。

  “早上的時候見你不在病房里,我就去找你了。”俞意舒眼睛一亮,還以為他不告而別。

  俞意舒面露難色,她欲言又止,“能幫我調查一件事情嗎?”

  “什么事?”紀言琛從來沒有見她求過事。

  “我姑姑問我要兩千萬,我想知道她跟李萬年之間究竟有什么交易?”俞意舒思索了許久,她還是打算求助他,她知道紀言琛私底下的渠道很廣闊

  “我會幫你調查的。”紀言琛向她保證。

  “蘇魅也在這里,我不想看見她,我打算今天就出院。”俞意舒一刻都不想待在這里。

  “好,你先收拾,我去給你辦出院手續。”紀言琛不為難她,他走之前把擱置在床頭柜的手機帶上了。

  俞意舒將扭成麻花狀的被子疊的整潔,她還把房間里打掃了一遍,確保自己沒有遺漏東西。

  等到紀言琛回來的時候,她就準備離開了。

  “等會要去哪里?”俞意舒將身前的安全帶系好,她扭過頭問。

  “回別墅,你今晚在那邊住。”紀言琛已經擅自替她決定了。

  俞意舒沒有說話,算是默認。

  車子停在了別墅前,兩人推開車門下車。

  管家已經事先得知了少爺會回來,他此時正在大門口待著。

  “俞小姐,你也來了。”管家恭敬在門口迎接她們。

  晚餐是專門的保姆燒的。

  俞意舒用完餐之后打算在花園里逛一逛,園內栽了一大片的薰衣草花海,空氣里夾雜著淡淡的花香。

  管家正拿著水管澆薰衣草,聽見身后有細微動靜,他回過頭就看見正在靠近的俞意舒。

  管家連忙制止他的行為,“俞小姐,你千萬不要過來。”

  “怎么了?”俞意舒腳停在了空中,她把腳收了回去。

  “紀少不喜歡有人接近這片薰衣草。”管家好心的解釋道。

  “難不成他很喜歡薰衣草?”俞意舒沒想到他還有這種愛好,沒想到他這種雷厲風行的人內心也會有如此柔軟的一面。

  “這我就不方便透露了。”管家及時的把話收住了,他繼續干自己的活。

  俞意舒雖然好奇,也不多問,她看了一眼成一片紫海的薰衣草后就回到了別墅里。

  但她卻對那片薰衣草耿耿于懷。

  紀言琛此時應該在書房里,俞意舒在二樓逛了一圈后回到了主臥里。

  俞意舒彎腰的時候,頭發被紐扣纏住了,她掙扎了許久都沒有解開,便拉開了抽屜想要找剪刀。

  卻發現壓在底下有一張泛了黃的照片,好奇心驅使她的動作。

上一章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