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水管爆裂

作者:橘子果醬|發布時間:2019-06-17 22:09|字數:2060

  “遵命!”劉小寶沖我笑了笑,然后跑開了。

  我無奈的笑了笑,他啊,還真是越來越調皮了。可是又有什么辦法呢?我自己帶回來的人,哭著也要寵。

  我在大廳的椅子上坐著,一邊喝茶,一邊吃著長空給我準備的點心,一邊等著他們的到來。我看了看時間,這都過去十分鐘了,一個人都沒來,我這老大當的也太憋屈了吧,一點兒威嚴都沒有。

  等啊等,大概等了得有二十分鐘吧,就在我快要等不下去的時候,他們一個個的哈欠連天的走了進來。看樣子,他們一個個的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一看就是沒有休息好。

  他們昨天晚上干嘛去了?我就一晚上不在白斬堂而已,因為昨天晚上回學校去了,一個個的就反了天了?肯定是夜里又一起出去飆車,打牌去了,一看這幅無精打采的樣子就是熬夜了的。

  看來我不在,他們一個個的還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看來我是得制定一些規則了,可不能讓他們這么沒規矩。

  “咳咳,一個個的能不能打起精神來?昨晚都干嘛去了?這都遲到了二十多分鐘了。”我放下了手里的瓜子,故意裝作一副嚴肅生氣的樣子看著他們,等著他們給我一個說法和解釋。

  “大哥,哥哥他們……”

  “我在問他們,你插什么嘴?你一邊兒站著去,你現在也不聽我的話了?他們熬夜你也不告訴我,難不成你也參與其中?”

  小寶開口一說話,我就知道他要替他們求情,想要替他們解釋。可是我怎么可能讓他幫忙解釋,要不然我這當大哥威嚴何在?所以我故意板著一張臉,兇巴巴的看著他們,就想讓他們長長記性。

  “你可別怪他,跟他半毛錢關系沒有。昨天晚上倉庫差點被水給淹沒了,兄弟們一晚上都在搶救倉庫里的零食,天亮了才弄完。”

  趙惜命沖我翻了一個白眼,然后打了一個哈欠,整個人都癱倒在椅子上面,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

  “什么?倉庫被水給淹呢?怎么回事?怎么也沒人告訴我?”本來想跟他們開個玩笑來著,可是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我一下子便沉不住氣了,猛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臉震驚的看著他們。他們也真是,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也沒人通知我一聲,要不是我回來一趟,估計我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天亮的時候我們才弄完,上床倒頭就睡了,哪有時間通知你啊?到現在還困的不行了,就被你給叫醒了,我告訴你啊,我要是猝死了,你可得陪我陪葬。”

  江天賜一個哈欠接著一個哈欠,而且還穿著昨天的衣服,雖然衣服已經干了,可是皺巴巴的模樣,還有上面的污漬就告訴了我,昨天晚上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他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伸出一只手撐著他的腦袋,說話的時候,眼睛都沒有睜開,我嚴重懷疑他在說夢話,而且現在在夢游。

  “怎么會這樣?我記得倉庫用的是最好的防水材料,是我親自挑選的啊,而且也是我親自監督完成的,怎么可能會被水淹沒?哪里來的水?”

  我皺了皺眉頭,一臉心疼的看著無精打采,一臉疲憊的兄弟們。可是我也感到奇怪,因為倉庫建立這么久,一直沒出事,怎么昨天晚上突然發生水災了呢?

  “不是防水材料的問題,也不是防水系統有問題,而是里面的水管爆裂了,可能是因為壓力太大了,所以就漏水了。剛開始值班的兄弟沒發現,直到看到水從屋子里溢了出來才發現,我們才去搶救零食。”

  韓夙揉了揉他的太陽穴和眉心,一臉的倦容,雙眼無神的看著我,目光甚至有些渙散,看來通宵熬夜的后遺癥這么嚴重。再加上昨天晚上肯定是太累了,又沒有休息好,所以才會這樣。

  我突然很自責,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不在,等他們處理好了所有事情以后,我才出現,我覺得我這個當大哥的太不稱職了。看著他們一個個昏昏欲睡,一身疲憊的模樣,我心里特別難受。

  而且最關鍵的是,我竟然錯怪了他們,竟然誤會他們今天起來這么晚,是因為昨天晚上出去鬼混去了。我現在想想,覺得自己這樣的想法很對不起兄弟們,實在是很羞愧,我怎么能懷疑他們?誤會他們呢?他們可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對不起,兄弟們,昨天晚上我都不在,今天又叫醒了你們。你們快去睡覺,剩下的事情交給我處理。”一臉抱歉的看著他們,勸他們去睡覺,想著招人的事情就再找合適的機會再說吧。

  “大家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說什么兩家話?誰讓你說對不起呢?你有功夫道歉,還不如做點好吃的犒勞我們。”

  趙惜命突然來了精神,一臉埋怨的看著我,似乎很不滿意我說對不起三個字,看著他突然精神那么好,我嚇了一跳。

  “是啊,有什么對不起的?水管爆裂又不是你的錯的。”韓夙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撫我說到。

  “你可拉到吧,現在怎么睡?都已經醒了,肚子也餓了,還睡個屁的覺啊,還不如說正事,說不定聽著聽著我就清醒了。”

  江天賜從我旁邊得桌子上抓了一大把瓜子到他的手里,然后開始坐在凳子上面嗑瓜子。我看著他這個樣子忍不住笑了笑,我知道他這是再給我臺階下。

  “好,為了犒勞你們,我親自下廚給你們做飯。”我笑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過去跟兄弟們站在一起,我們圍成了一個圓圈,把小寶圍在了里面。

  “江哥,你說大哥做飯,能好吃嗎?”劉小寶怯怯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江天賜,小心翼翼的問到。

  “哈哈哈,放心,毒不死你。”他這一問,其他兄弟都笑了,而且是開懷大笑。

  “啊?到底難不難吃啊?”劉小寶像個傻子一樣,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們,而他們只是笑而不語,并不打算告訴他。

上一章 返回目錄